學霸同桌是我死敵

作者:對四要不起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節] [下載]   [舉報] 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第 11 章

      沒等姜衢回應,陸淮就把門開了,側身讓他先過。
      
      這種自然而然的動作讓姜衢鬼使神差地走進去。
      
      皎厝里的房子不算新,但一開始就裝修的不錯,歐式風格的小洋房,從外面看上去典雅富貴。
      
      只是陸淮的房子,和姜衢想象的不太一樣。
      
      一般人家的院子里多少會放些東西,盆栽也好,工具、自行車什么也好,但陸淮的院子里什么都沒有,是一眼看完的空蕩,冷清地跟沒人住似的。
      
      身后的大門“咔嚓”一聲關上,姜衢都有些不大放心地回頭了,心想陸淮這一天天就住這種鬼屋里嗎。
      
      “我開門!标懟磽Q了把鑰匙,開門以后又反手拍開燈,自己先進去,從鞋柜里勉力挑了雙灰色的拖鞋出來,往地上磕了兩下,“穿吧,應該沒灰!
      
      “……”姜衢將信將疑往里走,不知道是在期待還是擔心。
      
      陸淮家,怎么說,完全不像一個正常的家。
      家具什么的都一應俱全,但就是看上去沒有任何生活痕跡,姜衢甚至懷疑陸淮每天都在喝露水,半夜苦煉辟谷之術。
      
      “隨便坐,喝水自己燒,在廚房,”陸淮從遙控面板上把網絡和電視同時打開,“你想看什么?”
      他說完慢慢靠在沙發背上,下巴輕微仰起,有些疲憊地揉眼。
      
      姜衢其實有個手機玩玩就好,不用陸淮的電視機招待:“隨便!
      
      陸淮在觸控屏上隨手按了個臺,正巧是部狗血愛情劇,你愛我我愛他他卻愛著她,姜衢前前后后忍了五分鐘,終于還是忍不住。
      
      “換個臺吧!彼f。
      
      空氣里沒有響起回應。
      
      陸淮已經睡著了。
      
      姜衢靠近了一些,不知道為什么,在陸淮睡著的時候,他身上的那種疲憊才會完全展現出來,就好像一個獨自走了千里的人,找到一塊可以倚靠的石頭,短暫地棲息,心中依然在為來路擔憂。
      
      陸淮醒來的時候,電視里男女主吵的正兇,之前姜衢坐的位置已經空了。
      
      他撐著扶手一下站起來,在客廳和廚房里快步轉了一圈,沒人,姜衢的鞋也不在了。
      
      吵鬧喧囂死水般沉寂下來,熒幕的燈光明了又滅,仿佛海上風聲卷浪,最后歸于平靜。
      
      陸淮在沙發邊站了兩分鐘,垂下眼眸。
      
      背后的玄關處傳來吱呀一聲。
      
      姜衢換鞋進來,和陸淮撞上視線。
      
      “你醒了啊,”他把藥給陸淮,又擱下鑰匙,自顧自說,“見你放在茶幾上,我就帶出去了!
      
      不知道是哪家診所,藥袋子都用的紙做的,提手的位置已經被姜衢抓得皺了一塊,暖暖的。
      
      陸淮提著藥袋,不收回手。
      
      “傻了?”姜衢重新從他手里拿藥,“行吧,我今天關愛學神一回,你在沙發上坐著,我去給你沖藥!
      
      陸淮還是不放手。
      
      “干嘛啊,你到底怎么了?”
      
      姜衢往他臉上看,好半天,決定還是用手摸他的額頭。
      
      “還行,沒下午那會兒那么燙了!彼謫,“你頭暈嗎,惡心嗎,想吐嗎?”
      
      陸淮眨了眨眼,從唇齒間松出口氣,卻轉而皺著眉,虛弱地坐回沙發上,聲音低弱。
      “我不知道!
      
      姜衢是真的服了他了,這語氣,這反應,是快他媽病死了吧。
      
      “你不是腦子挺好使一個人嗎,生病了連自己哪里不對勁兒都不知道……”
      
      姜衢問他拿藥,沒想到陸淮扣的死緊,他只能蹲下身,手指伸進陸淮手心里,慢慢把提手掰出來。
      那里濕熱,溫暖,是病人的體溫。
      
      “我很難受!标懟垂仙,手指搭在姜衢虎口,“隨時可能會暈倒,到嚴重的時候,還可能休克倒在地上起不來!
      演的還挺像回事兒。
      
      “知道了知道了!”姜衢搶過藥袋,“你坐著行了吧,不行就躺著!真倒地上我拖也給你拖進醫院!”
      
      姜衢心里想,這種生病了不去看的,進口藥都治不好!
      
      他呼出口氣往廚房走,嘴里吐槽:“阿綠說的沒錯,果然是做保姆,但不是他做,是老子做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靠,你家碗都積灰了,你是從來不開火嗎?”姜衢端著感冒藥,“趁熱喝了吧!
      
      陸淮用指背碰了碰碗壁,慢慢縮回來:“你管這叫趁熱?”
      
      “多喝燙水準沒錯,”姜衢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,“不然你明天還是請假吧,我覺得不行!
      
      “我要我覺得,”陸淮抬了抬眼皮,“我明天不去學校,你們完了!
      
      “誰完了?”姜衢問。
      
      “沒什么!标懟礇]力氣說話的樣子,伸手去夠桌上的小藥包。
      
      姜衢真想把他抓起來打一頓。
      他坐到陸淮邊上,幫他把藥包拆了,擱在自己手心里,方便陸淮拿。
      里面各種顏色糖衣果子炮彈,跟彩虹糖似的,還挺好看。
      
      “你說你為啥不上診所掛個水?”他問。
      
      陸淮躺在沙發上,歪頭和他對視:“那為什么之前會有人在巷子里找你麻煩?”
      
      “……江湖恩怨懂嗎,”姜衢抹脖子,“很兇殘的那種!
      
      陸淮勾著唇角笑了:“我不去診所也是個人喜好!
      
      “靠,所以是坦白局,一個答案換一個答案嗎?”姜衢把手縮回來,“愛說不說,誰想了解你那點破喜好!
      
      陸淮仰著頭,似乎有些呼吸不順暢,聲音粗重,姜衢嘴角下壓,無奈開口:“不是不能說,只是我懶得說,說出來……特傻逼!
      
      “嗯!币粋字里包含了“愿聞其詳”。
      
      “寒假時候,我去上網吧,我姥姥來抓,我從網吧后面的安全通道走,正巧撞見張鴻那幾個傻逼管小學生要錢,你說人小學生能有幾個錢,好不容易省吃儉用租一兩個小時手游玩,他們幾個都快成年了,還打劫小學生,是一點逼臉不要,萬一人家晉級賽呢,他們豈不就摧毀了一個青銅少年前往白銀的夢想,”姜衢說,“所以我把他們打了一頓,把錢搶回來了!
      
      陸淮小幅度地點頭,兩秒以后問:“那你被你姥姥逮住了沒?”
      
      “???”姜衢看他,“你的關注點呢?!”
      果然歪了!
      他就說這是一件很傻逼的事情了!
      
      陸淮雙手輕輕合在一起小聲鼓掌,食指指尖在姜衢左胸口位置,隔著空氣點了點:“見義勇為,警察叔叔給你別小紅花!
      
      那只手沒有觸到衣服,可姜衢心臟還是很快跳了一下,他肩胛骨緊貼住了沙發背:“滾!”眼睛還邊瞪陸淮。
      
      陸淮頭轉向他,嘴角還在淺淺上揚,心情很好。
      話說多了,姜衢也懶散下來,躺在沙發上和他并肩:“到你了吧!
      
      “我青霉素過敏!标懟窗迅忻皼_劑端到手里。
      
      “青霉素過敏?”姜衢連眨了好幾下眼睛,把他手里的碗奪下來,“等等等等,先別喝!
      
      他這架勢跟反派臨頭改變想法攔住致命毒藥似的,逗的陸淮露出一個括弧笑。
      
      他是第一次見陸淮笑的這樣高興,眼睛里的笑意也是純凈的,撇開了那片迷霧般的冰冷。
      
      陸淮曲起食指在他手背上敲了一下:“感冒沖劑里面一般沒有!
      
      姜衢嗖的一下把手縮回來。
      
      “但你那些藥里面有沒有我不知道!标懟窗褯_劑一口喝光,“家里備了能吃的藥,不用擔心!
      
      這真的很奇怪,陸淮一個人住,碗也積灰,院子也荒涼,一點煙火氣都沒有,從里到外透著“生活不能自理”六個大字,可他卻記得給自己備藥。
      
      拉開電視柜的時候,姜衢更是驚了,不只是感冒藥,所有能想到的家庭備藥都有。
      
      姜衢覺得自己腦子里有十萬個為什么,陸淮怎么會這樣,為什么那樣……
      不只是市第一,還是將來要代表南城市挑戰省第一的學生,阿綠都要獻身做保姆的,怎么就私底下這么凄涼。
      是個謎。
      
      窺探和質問別人的生活在姜衢眼里實在很蠢,雖然他現在真的對陸淮充滿了好奇。
      
      九點半,按平常姜衢差不多到家了,他把藥給陸淮;“吃了藥早點睡,我先回家了!彼,“不用送我!
      
      陸淮簡單笑了笑,嗓子比方才清晰了些:“送你出門!
      
      準備走的時候,姜衢回頭看他。
      
      陸淮面容帶著淡淡的疲倦,眼睛卻很亮,姜衢輕呼出口氣,算是完美達成任務。
      
      “明天我不上早讀,你和老師說一聲!标懟凑f。
      
      姜衢點頭,忍不住又看了眼陸淮的臉,也不為什么,就是確認一下他狀態還不錯。
      
      從皎厝里出來,連排的小洋房在路燈下熠熠生輝,他一時也不能將這些繁復莊重和陸淮聯系上。
      
      陸淮不屬于這里,比起家的定義,皎厝里更像是一棟能住的房子,姜衢覺得。
      
      ————
      
      姜衢起的晚,在半道上遇見了吳詢,聽他說昨天二班在柵欄那兒給值班校長抓了個正著,最搞笑的是,許凱興被嚇的,竟然一腦袋縮了回來。
      四五個人挪來挪去搞了十多分鐘都沒把他弄出來,就這么一嚇。
      
      他倆笑了一路,忘記了故事的后半部分。
      
      盛長青靠在后門門框,抬起手表:“三,二,一,遲到了!
      
      距離后門還有五十米的姜衢和吳詢還沒有任何危機感,沖二班窗口吹了聲口哨嘚瑟。
      
      “去放書包吧!笔㈤L青對他倆說。
      
      “早上好,盛老師!苯殡S便打了個招呼。
      
      昨天那五六個上網的從教室里走出來,盛長青點完人數:“齊了,走吧!
      
      “去干嘛?”吳詢問。
      
      故事的后半部分——“二班把我們賣了!
    插入書簽 

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陸神:我摔倒了,要姜衢親親抱抱才能起來。
    姜衢:滾!
    看電視劇也就圖一樂,學演技還是要找陸老師;D



  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頂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现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