兄寵

作者:長溝落月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節] [下載]   [舉報] 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聘禮

      夏至過后白天的日子就漸漸的短了下來。雖然現在才交農歷八月底,但不到戌時天就快要黑透了。
      
      許家父子兩個趁著天邊還有最后一絲夕陽的光亮在院子里吃完晚飯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就要起身收拾碗筷拿到灶臺那里去洗,被許攸寧按住手:“爹,你歇著,我來!
      
      他以前右腿沒斷的時候也經常會幫許興昌干點活,可自打他右腿斷了,一來行動不便,好些活他確實沒辦法干,二來許興昌也擔心他,不要他插手做一點活,于是他一天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閑著的。
      
      譬如現在,明明許興昌白天在學堂里面教了一天書,放學之后還要立刻趕回來做晚飯。吃完飯還要忙著洗碗。
      
      許攸寧看了,覺得心里很難受,這次說什么都要他來洗碗,讓許興昌歇著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最后沒法子,只得將碗筷收拾到灶臺上去,看許攸寧從輪椅中站起來,用拐杖支撐著,單腿站立在灶臺前面洗碗。
      
      曉得他其實是個脾氣很犟的。其實也很敏感。自己以前只想著千方百計的照料他,讓他盡量忽略到右腿斷了的事實。
      
      但是現在,許興昌在反思,這幾年他一直什么活都不要許攸寧插手做,是不是反倒會讓他心里更敏感,覺得自己真的是個廢人了?
      
      就在他走神的這會兒功夫里,許攸寧已經將碗筷都洗干凈了。也甩干了水分,放到了櫥柜里面去。
      
      這才坐回輪椅上,轉動著輪椅轉身回到院子里。
      
      天邊的云彩已經完全暗淡了下去,暮色四合。月亮還沒有出來,璀璨的繁星掛滿了幽藍的天幕。
      
      父子兩個人對面坐著,一時沒有說話。
      
      下午葉荷花已經過來一趟,說了葉細妹同意下個月初二嫁娶的話,剩下來的就是明兒要給到她家的聘禮,還有成親那日的喜宴。
      
      這兩樣說起來都是難事。
      
      許父雖然在龍塘村做了一輩子教書先生,但教書先生原本就束脩有限。翻修他們現在住的這茅草屋,自己娶親,兒子出生,養兒子,給兒子娶妻,哪一樣都要花錢。后來兒媳婦死了,一應葬禮花費也不少。他自己得了病,纏綿病榻,請大夫吃藥也要錢,所以壓根就沒能給許興昌留下什么財產來。
      
      等到許興昌手里,學堂里的學生人數慢慢減少,束脩就更加有限了。雖然有前任老族長特地撥給他們家的一畝多地,但一來他不會耕種,二來他也沒有時間耕種,只好租給別人,每年得些糧食。也就剛夠他們父子兩個人糊口罷了,不夠的地方還要自己花錢去買。
      
      現在這聘禮,還有這籌辦喜宴要用到的錢......
      
      許興昌皺著眉,手指無意識的在桌面上劃拉著,心里直犯愁。
      
      許攸寧見了,就叫了一聲爹,然后伸手從懷中掏了一只小布袋子遞過來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啊了一聲,目光落在他手里的小布袋子上。
      
      是用一塊老布做的。就著星光,能看到縫制的針腳很均勻細密。袋口的兩根帶子緊緊的系著,也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東西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一邊伸手過來接,一邊問:“這小袋子是你自己做的?里面裝的什么?”
      
      等接到手,就察覺到這袋子沉甸甸的。稍微掂了一下,他就約莫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了。
      
      拉開帶子低頭一看,果然見小袋子里面裝著滿滿的銅錢。還有好幾塊碎銀子。
      
      “你哪里來的這么多銀錢?”許興昌抬頭驚訝的望著許攸寧。
      
      許攸寧沉默了一會才告訴他:“這都是我自己掙的!
      
      原來許攸寧自打右腿斷了,消沉了幾天之后就想著要自力更生,不能讓許興昌一個人辛苦養家。正好他家右手邊住的鄰居老頭子年輕的時候是個木雕匠人,一直拿許攸寧當自己的孫子看待。許攸寧就拜認了他做師父,跟他學習木雕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記得這件事。只是那時候他一直不同意這件事。
      
      他總還是覺得許攸寧的右腿肯定能治好的,等治好了腿,就要讓他去考功名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自小受自己父親影響,心里不可避免的也覺得萬般皆下品,惟有讀書高。學木雕很浪費時間,他還是想讓許攸寧用這些時間多看書,不要將以前的學問拉下來。
      
      “......所以你壓根就沒有聽我的話,還一直偷偷的在學木雕?”
      
      許攸寧點了點頭:“我跟著葉爺爺學了半年木雕,葉爺爺就說我可以出師了。他們父子經常在外面接一些活回來做,有做不完的就分我一些,得來的銀錢也分我一點。另外我閑下來的時候也會雕一些東西,托葉爺爺的兒子趕集的時候拿到鎮上去賣。這袋子里面的銀錢是我這兩三年這樣積攢下來的。雖然也不算很多,但節儉點兒用,應該還是夠辦一場還算過得去的喜宴的。再有,明日要送過去的聘禮我也想過了,”
      
      說著,又從懷里掏出一樣物事遞過來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低頭一看,就見是一塊翡翠玉佛。
      
      玉質很好,在星光的照耀下表面竟然是水潤潤的,看著很通透。上面雕刻的觀世音雕像垂眸斂目,一臉慈悲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變了臉色:“你怎么把這個拿出來了?”
      
      許興昌從來沒有隱瞞過許攸寧是他撿來的事實。等到許攸寧十歲上的時候就明白的告訴過他自己撿到他時的場景。
      
      是個落日黃昏,許興昌急著趕路要去找地方投宿,忽然聽到路旁的樹叢里面有微弱的小孩哭聲。他走過去撥開樹叢,就看到有一個約莫一兩歲左右的小孩坐在地上哭。旁邊還躺著一個渾身是血的高大男人,只有進的氣,沒有出的氣,眼看就要死了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一開始心里也有猶豫害怕,但后來還是大著膽子上前查看。
      
      渾身是血的高大男人雙目圓睜著,目光其實都有些渙散了。察覺到有人走過來,也不曉得到底費了多大的勁,猛的就伸手拽住了許興昌的衣擺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嚇了一大跳。就聽到那男人微弱的聲音在斷斷續續的說著:“救,救小,小主子。求,求你!
      
      許興昌想要拉開他拽自己衣擺的手,但那個男人縱然快要死了,力氣依然很大,他無論如何都拉不開。
      
      小孩子還坐在旁邊哭。眼見聲音漸漸微弱下去,許興昌就顧不上這個男人,連忙將小孩子抱起來查看。
      
      臉上和衣服上都有好些血跡,不過仔細查看一番之后就發現小孩子身上沒有受半點傷,都好好兒的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這才放下心來。
      
      低頭看躺在地上的男人肚子上有很長很深的一道傷口,都能看到里面的骨頭和肝臟了。也不曉得是被什么利器給砍傷的,眼見是救不回來了?蛇是緊緊的拽著他的衣擺,目光牢牢的盯著他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明白他的意思。
      
      雖然曉得這兩個人肯定來路不凡。男人身上穿的是一套質量精良的軟甲,應該是個侍衛之類的,小孩子身上穿的衣裳料子都是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綢緞,上面的刺繡也很精美。救了這個小孩子他很可能就會惹上禍事?墒且F在轉頭就走,不管這個小孩子他也做不到。
      
      已經入了冬了,他這轉身一走,不說這兩個人的仇家會不會追過來,就是在這里過一晚,這個小孩子也肯定會被活活凍死的。
      
      左思右想之下,他輕聲的問躺在地上的男人:“你要我救這個小孩子?”
      
      男人連點頭的力氣都沒有了,只一雙眼圓睜著望他,目光中滿是懇求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心中不忍,就點了點頭:“好。你放心,我肯定會將他當成自己兒子一樣,好好的將他撫養長大成人!
      
      男人這才松了一口氣。蠕動著雙唇好像要說什么話,最后到底還是沒能說出什么來。拽著許興昌衣擺的手也終于無力的落了下去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心中感傷。拿了男人手中握著的刀就地挖了個坑,草草的將他埋葬了。不曉得他的名姓來歷,就不知道該怎么給他豎碑。就只記了下周邊的位置,做了個記號。然后借著月色,抱著小孩子繼續往前趕路。
      
      等尋到了落腳的地方,喂小孩子喝了一碗米糊,趁著小孩子睡著了,許興昌仔細翻查他身上的東西,當時心里就覺得這個孩子肯定是大富大貴人家出來的。
      
      不說身上穿的衣裳料子是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,手腕上還套著一副赤金鏨蓮花紋的手鐲子,脖子上也掛著一塊翡翠玉佛,頭上戴的暖帽上面還鑲嵌了好幾顆足有蓮子米大小的珍珠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驚嘆的同時,趕緊找店家買了兩件鄉間小孩穿的普通衣裳給這小孩子換了,將他原來這一身的穿戴都裝到了隨身的包裹里面去。
      
      這孩子的這一身打扮太招搖了,這樣抱著他走出去,若是被他的仇家發現可是不得了的事。到時只怕他們兩個人都要沒命。
      
      好在他抱著這孩子回到龍塘村的一路上都平平安安的,沒有發生一點事。等回到了龍塘村,村子里的人問起來,他也只說這孩子是他在路上撿來的,不曉得孩子的父母是什么樣的人,沒有多說旁的話。
      
      當時雖然不是亂世,但也發生了一件大事。做老丈人的,竟然篡了自己女婿的皇位。就有舊臣不服,領兵要打進京來。
      
      這行軍打仗肯定要軍餉,不然戰場上面誰給你賣命?可是你都已經要領兵打入京城來了,新皇帝肯定不會給你撥軍餉的啊。那些舊臣沒有法子,有的就會放任自己手下的兵士搶劫商家豪戶和莊戶人家,好籌措軍餉。
      
      又加上鄉下人看天吃飯,一個風雨不調年歲就不好,因此那一年常有人賣兒賣女,剛生下來的孩子也有因為養活不了就丟棄不要的。因著這個原因,也沒有人懷疑許興昌抱回來的這個孩子的身份。
      
      許興昌就給這孩子取了名字,當兒子一樣的養在身邊。養到十歲大,估摸著他該懂事了,就將那年自己頭一次見到他時他身上的一應穿戴都拿出來給他看。還將當時那個死了的男人的事也告訴他,問他往后要不要去追尋自己的身世,找尋自己的親生父母。
    插入書簽 



  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頂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现场 重庆福利彩票幸运农场预测 熊猫app怎么下不了 网络捕鱼输得倾家荡产 《博彩娱乐特辑》pdf 中国体育彩票顶呱刮中国范 新手怎么玩股票 湖南闲来麻将App 网上做什么赚钱 欢乐真人麻将赢话费 五粮液股票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