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點兒好的

作者:三水小草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節] [下載]   [舉報] 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白灼“龜足”

      “小辛吶,你知道概率學么?”
      
      雖然身高很可觀,屬于少年的肩膀還是清瘦的,上面頂著的腦袋更是稚嫩到傻,盡管剃著圓寸戴著耳釘,也不像個混社會的,更像是個呆呆的雞雛崽子。
      
      “哼!彼徽f自己不知道,鑲鉆的耳釘在不甚明亮的光線中,閃爍著倔強的微光。
      
      “概率學研究的是隨機事件,就是有些事情可能發生,有些事情可能不發生。比如我今天遇到了一個壞人,我也可能遇到一個好人!
      
      “我說老爺子你腦袋別晃,擦藥呢,小心都給你抹嘴里!
      
      陸辛拿著從警察那兒借來的碘酒和棉簽,在那張老臉上涂涂抹抹。
      
      “所以說,一個人只要去做一件好事,那么別人遇到好事的概率就會更高,這個你明白吧?”
      
      “別跟我逼逼了,唐僧都沒你能嘮叨!
      
      “而且,好事它是能傳染的,你遇到了一個好人,遇到了一件好事兒,你覺得不錯,那你可能也去做個好事兒,對不對?那這樣,你做一件好事就變成了很多的好事,在概率學上來說,只要這個數字積累,那么整個的概率將大大增長!
      
      陸辛后退了一步,滿意地看著自己在老人臉上用碘酒畫的唐僧。
      
      “你看,你今天幫我搶包回來,做了一件好事兒,我這一天就成了挺好的一天,對不對?人吶,多做好事兒總沒錯的!
      
      “知道啦知道啦!老唐僧!”
      
      ……
      
      躺在床上的陸辛睜開了眼睛,他是被鬧鐘吵醒的。
      
      起床,他打了個電話:
      
      “老馮,到地兒了沒?查一查,東西都備好了么?”
      
      電話那頭的老馮說:“陸哥,東西都差不多了,您昨天在我這煨的佛跳墻您看我什么時候提錢老板這來呀?”
      
      “下午五點吧,不是說六點開始么,五點來了放在灶上用底火再燜著,快開宴了就開始分,錢老板說要一上來就要顯擺顯擺,咱們就隨他的意唄!
      
      “行,陸哥!那您看您什么時候過來給我們鎮場子呀?錢老板公司的秘書問了我好幾遍了,嘿嘿嘿……”
      
      “我……下午三……四點吧,你帶著你徒弟把料都備好了,上次的那個蝦線都沒去凈,逼著又給蝦開了背,這次你把你徒弟看牢點兒,可別再出岔子了!
      
      事情在電話里一樣一樣交代得七七八八,陸辛突然轉了個彎兒說:
      
      “老馮,你家的車有沒有在沽市這兒空著的,我去開一輛!
      
      “陸哥,您要用車啊,您早說啊,我早上給您送過去,您抬腿兒就能用了,現在的話,我那兒還有輛霸道兒,您不用操心了,十五分鐘,我讓留家里的剛子給你把車送過去!
      
      中午十一點,沈小甜站在石榴巷門口,看見一輛挺大的車“吱——”地停在了她身前。
      
      男人帥氣地從車上跳下來,開口說:
      
      “開這么個玩意兒去柜子那吃海鮮,柜子能酸死我,唉!
      
      一句話,就讓沈小甜對那個“柜子”好奇了起來。
      
      陸辛給沈小甜打開了后座的車門。
      
      “你能上去吧?”
      
      沈小甜皺了一下眉頭:“你總是俯視我,是不是覺得我特別矮?”
      
      陸辛:“不是,是我騎摩托久了,看這車總覺得它太高!
      
      沈小甜坐上車的時候是笑著的。
      
      “快遞已經寄出來了!彼龥]忘了跟自己的“課代表”兼“顧問”匯報一下進度。
      
      陸辛開著車說:“我帶你吃個飯結果給你找了個麻煩事兒,難為你還這么上心,一會兒我掐著柜子脖子讓他給你加菜!
      
      車子一路往東南方向走,不一會兒就出了城。
      
      路上的人比想象中多,陸辛想一腳油門踩下去都沒有機會。
      
      “哎呀,今天是周末,我說怎么這么多人呢!背弥t綠燈的功夫,陸辛研究了一下車上音響,挑了首歌開始放。
      
      “這車是我一個朋友他兒子常開的,嘖,九五后!标懶猎捯魟偮,音響里電吉他聲就已經響了起來。
      
      “勇敢的你,站在這里,臉龐清瘦卻驕傲……”*
      
      主唱的聲音里鼻音略重,吐字兒都犯著懶,在音樂到達高潮的部分卻成了根手指頭,一下一下往人心里戳,聽得人只覺得心里顫了兩下,頭皮已經麻了。
      
      一曲終了,陸辛長出一口氣,說:
      
      “還挺好聽哈!
      
      是很好聽,沈小甜點頭。
      
      “霸道”里安安靜靜的,只有歌聲又響了起來。
      
      兩個人就這么聽了半個多小時的歌兒,在快要十二點的時候到了一個叫“二貓海鮮”的地方。
      
      沽市沒有海,離海卻不遠,開到這里已經臨市的地界兒,這家店開在老國道邊兒上,再往里開五分鐘就是一個靠近漁村的海鮮大市場,周圍幾個市的不少飯店就來這里進貨,因為東西新鮮又便宜,也有些愛吃的當地人趕著來買海鮮回家吃。
      
      這些都是陸辛告訴沈小甜的。
      
      “現在是休漁季,冷清了一點兒,平常早上四五點的時候,這邊兒就全是進貨的人了,車能塞到一里外!
      
      停好了車子進去,陸辛讓著沈小甜往里走。
      
      “二貓海鮮”是個三層小樓,一樓整整齊齊擺著大水箱,水箱下面是活魚,上面浮著塑料筐,是些鮮活的貝類。
      
      另一邊兒擺著的是不銹鋼臺子,臺子上幾排塑料盒,注氧機往里面“嗚嗚嗚”地打著氣,鮮蝦活蟹在里面張牙舞爪,還有蛤蜊有恃無恐地噴著水。
      
      這樣的地方,地面是不可能干著的,沈小甜避過一條橫行霸道的水管,抬起頭,看見了一個男人迎著他們走了過來,半長頭發,單眼皮兒,鼻子略大,卡其色短褲下面穿了雙塑料拖鞋,紅色T恤印著“我不是國足”。
      
      “陸辛吶,你怎么這么大的臉面,讓我辛辛苦苦給你找好貨,你自己帶著個漂亮妹妹開著個霸道兒就來了,你挺霸道呀!
      
      果然,陸辛沒說錯,這個被人叫“柜子”的男人一開口就酸他。
      
      陸辛走過去,作勢要拍他肩膀,結果一抬手臂,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。
      
      “不是說弄了好東西么?魚呢?”
      
      “沒有魚!惫褡有呛堑匾蝗蛟陉懶恋氖直凵稀幻装宋逡陨系年懶帘,他矮上一截,想打肩膀的,人家一攔就是手臂了。
      
      “我給你了弄了點龜足,一個小時前剛送來,金竹酒店那幫子看見了,跟我說了半天,我一兩都不給他們!惫褡拥恼Z氣得意洋洋。
      
      沈小甜的注意力被撈章魚的工作人員吸引了,趴在玻璃水箱上的章魚觸手伸展不肯松開吸盤,像是在演瓊瑤劇的男主角。
      
      “美女你好,我叫柜子,保鮮柜的柜子,我家的海產啊,沒別的,就是保鮮!”
      
      “你好,我叫沈小甜!
      
      “這名字真好,跟……”柜子是個舌頭一卷兩萬里的啰嗦鬼,陸辛攬住了他脖子,讓他帶著上樓吃海鮮去。
      
      一樓像個水產超市,二樓卻是擺放整齊的木頭桌椅,原來柜子的這家“二貓海鮮”是個海鮮排擋,在一樓挑了海鮮可以直接交給后廚,坐在二樓等著就能吃做好的了,也就是額外花點兒加工費。
      
      “我是真服了,在我這兒你不哈啤酒吃蛤蜊,你非讓我給你弄別的,陸辛,也就是你,換個人兒我一巴掌把他呼一邊兒去了我告訴你!
      
      當地的“蛤蜊”兩個字有特殊的發音,柜子說話的時候就自帶了蛤蜊的鮮甜味兒。
      
      在靠窗的位置坐下,遙遙地能看見一片漁村,其實是一片紅瓦白房,柜子不說,沈小甜都想不到那是漁村。
      
      柜子和陸辛在一起,就是兩個不同地域臭貧的巔峰對決,一邊是兒化音,一邊兒是蛤蜊味兒,沈小甜聽著都暗暗想誰能先把誰給帶歪了。
      
      短短幾分鐘后,一個大盤子被端了上來,灰綠帶褐的顏色,好像一片一片鱗拼湊起來的,其中一頭兒上聚攏了很多的白色“指甲”,就算上面擺著姜片兒都沒蓋住某種怪異感。
      
      “這不是真的烏龜的腳,這玩意兒是長在石頭和船底的,老外愛吃這個!标懶两o沈小甜做介紹。
      
      “福建那邊兒這玩意兒多點,不過柜子弄得這個真挺大的!
      
      柜子的臉上露出了挺憨厚可愛的笑,就是嘴里的損勁兒還堅持不肯下去:
      
      “我是誰啊,我特意弄的東西能差了么?”
      
      陸辛沒理他的嘚瑟,開始示范怎么吃這個“龜足”。
      
      捏著兩邊往外一扯,長頸的那一段兒被扒了外層,露出了白瑩瑩的肉,鮮美的汁水藏不住了,沿著手指往下流。
      
      龜足的近親鵝頸藤壺在歐洲價格高昂,被稱為“來自地獄的美味”,正是因為詭異外表下面蘊藏的絕世鮮美味道。
      
      沈小甜小心捏著那一點細膩柔軟的肉,放進了嘴里,瞬間就感覺到鮮甜的味道沖刷著自己的舌頭。
      
      七大罪宗里有暴食與貪婪,當舌尖與龜足的肉相觸,它們便纏繞在了人的心上——簡單來說,就是不到五分鐘,一大盤“龜足”就已經被三個人吃的一干二凈,陸辛和柜子都不吭聲了,舌頭忙著呢,顧不上。
      
      這時,第二個大盤子才端上來,是白灼的基圍蝦。
      
      當地吃海鮮少不了蘸料,“二貓海鮮”家少吃龜足,只當是貝類,還給上了碟姜醋,自然是無人問津,基圍蝦就是給配了醬油汁兒,還放了蔥花香菜和小米辣。
      
      “甜,是真甜!”
      
      掐著蝦頭,柜子還在回味剛剛的龜足,他把剛剛扒下來的蝦頭往陸辛的面前一送,問他:
      
      “你說,這玩意兒咋那么甜呢?”
      
      陸辛沒說話,他只是默默抬了一下眼睛。
      
      “因為氨基酸濃度高啊!鄙蛐√饎冎r殼,不緊不慢地說。
      
      “分子運動會平衡濃度,也就是說水分子會向液體濃度高的地方移動,到了海里也異樣,所以,海水中的生物為了不會失水死亡,體內就會維持一個較高的液體濃度,維持的方式就是囤積大量的氨基酸。氨基酸里有一種叫甘氨酸,吃起來就是甜的!
      
      柜子舉著的蝦頭就一直沒放下,他一臉茫然地看著陸辛。
      
      陸辛只是對他微笑,問:“聽懂了么?聽了你也不懂,那你可就白問了!
      
      沈小甜開始吃第二只蝦,蝦肉也是甜的,嗯,令人愉悅的甘氨酸。
      
      柜子悻悻地放下手里的蝦頭,坐姿一下就正經了很多。
      
      “我化學但凡及格過,我家老爹就不會把我趕去南方讓我當魚販子了!
    插入書簽 

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小甜老師:好好聽講哦!老師吃著海鮮也要考你們知識點!
    我還在想啥時候入V(抱住腦袋
    *歌是新褲子樂隊的《生活因你而火熱》
   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~
    感謝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笨蛋代言人 1個;
    感謝灌溉[營養液]的小天使:
    不告訴你是為你好 30瓶;荔荔不知所措 20瓶;小可愛豆豆金 15瓶;浮生十方、閑客 10瓶;洛笙、洛葉、貓姐、會用筷子很重要 5瓶;大摩羯艾瑪瑪 2瓶;sumireee、hbk 1瓶;
   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,我會繼續努力的!



    公主的市井生活
    她的起名水平比我還爛,大家忍忍,文很贊!



    書香門第
    閑來埋首故紙堆、無事鉆鉆葡萄架——好基友的溫雅種田文



    大周公主傳
    好基友的彪悍公主成長史~
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頂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现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