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禪

作者:唐酒卿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節] [下載]   [舉報] 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絲縷

      顧深的腳才踏進新店,后邊衣角便被人拽住。他回頭一看,先前跑掉的小兒正牽衣跟著他。
      “什么事!鳖櫳钜尚乃嚿狭俗约。
      小兒衣襟下滑,他連忙拽起來。顧深看不見,一只小鬼就吊爬在小兒的胸口,他須得端著弟弟才行。
      “我、我……”這小兒有點口吃,“找娘!”
      小鬼們齊聲應唱:“找娘!找娘!”
      “老子也在找娘!鳖櫳畋П,兇相畢露。
      小兒眼中一亮,踮腳拽緊顧深:“我們,我們都找娘!”
      顧深說:“你娘又不是我娘,大家自個找自個的娘!
      小兒歡喜道:“都是娘!”
      顧深覺著這小兒不僅口齒不清,腦袋也有點遲鈍。他反而放緩了語氣,問:“叫什么名字!
      “番薯!毙赫f,“我娘愛吃!
      “賤名好養!鳖櫳畲炅怂哪X袋,“自個玩去,我歇了腳還要趕路!
      番薯用力點頭,弟弟們也跟著用力點頭。他上前一步,追著顧深的腳步進了店里。上家是猴精,這家是豬精。掌柜胖得塞不進去,蹲在柜子外邊正“哼哧哼哧”地舔盤子。
      朱掌柜見了耗子番薯和小鬼們,趕忙揮著盤子驅趕:“去去去!別處撿食去!”他用袖子倉促地擦拭著嘴巴,小眼瞟著顧深,嘿嘿一笑,“客人里邊請!”
      弟弟們一個接一個地跳下地,鉆過桌子跑到顧深腿邊。顧深渾然不覺,番薯也鉆過去想拽顧深,卻被朱掌柜提溜起來。他不敢掙扎,雙手垂在胸前,縮了縮腦袋。
      “你小子打什么主意,我一眼就瞧出來了!想跟著混口肉吃是不是?沒門!幾百年才遇著一個新鮮的,現宰的能賣個好價錢,你滾一邊捏泥巴去!”朱掌柜抽動著大鼻子,給自己嗅了嗅鼻煙,將番薯扔在地上,踢了一腳,“帶著那群小鬼滾蛋!不然今晚就拿你們開宴招待人!”
      番薯著地打了個滾,對朱掌柜飛快地“嘶”一聲,照他肉墩墩的腿上飛起一腳,轉身就躥進大堂。朱掌柜“嘿”一聲,捧著大肚子挪動,罵道:“臭耗子還他娘的長膽子了!”
      番薯撞翻伙計,跟樓梯上下來的女妖精滾作一團。他踩過人背,跌撞向顧深。女妖精被踩得直叫喚,后腰薄得像紙,凹下去半晌才緩回來。
      “死小子!”女妖精尖聲,“老娘非咬……”
      顧深扶刀,冷哼一聲。女妖精頓時委屈得直眨眼,掐腰起身,說:“哎呦,疼死人家了!
      顧深拎起番薯,說:“還跟著老子干什么!
      “我們一起找娘!狈硇老驳乇ё☆櫳畹氖。
      沖天辮們也跟著一窩蜂地抱住顧深的手,叫著:“一起找娘!”
      顧深只覺得手臂一沉,這小子竟然剎那變重了。他疑心是錯覺,便對番薯說:“不成!你的娘又不是老子的娘,這怎么能一起找!
      番薯不解:“不都是娘嗎!”
      顧深一滯,覺察他根本不明白“娘”是不同的,他一心認為所有人的“娘”都是一個娘。這小子當真是個傻小子。顧深甩手不掉,又打罵不得,一時犯起難來。
      “你家住何方?幾時丟的?”
      番薯拖著小鬼們跟顧深進屋,他還沒桌高,破衣爛衫掛在身上,露出又臟又瘦的肩膀。他歡天喜地地漲紅臉,大聲回答:“住、住在土坡坡下邊!不記得何時丟的,一轉眼就,就找不見娘了!彼骂櫳畈幻靼,又加了一句,“娘說她去找神仙!
      顧深搬了凳給番薯坐,番薯坐立不安,總想晃出尾巴來。但他不敢在神仙面前造次,只得忍著。弟弟們都簇擁在他背后,冒出一排小辮望著顧深。顧深從懷中掏出一包牛肉,叫番薯先吃了。番薯捧著肉,嗅了好一會兒,窸窸窣窣地埋頭啃食。小野鬼們這會兒都安靜地看,一個一個趴在番薯身邊。
      “全天下哪兒都有土坡!鳖櫳钫f,“你這該如何找!
      “不找家!狈韮深a鼓囊,說,“找娘!”
      “你娘只留了那一句話嗎?”
      番薯點著頭,說:“娘還說不許我們出去,外邊有人捉!彼林,“但是我們太餓了,娘,娘就不回來了!
      顧深不怒而威:“豈有此理!光天化日之下他們還敢明搶稚兒不成?你可記得都是什么人,待老子找到他們,捆一道送去府衙!”
      “要捉我們去賣錢!毙∫肮沓称饋,“賣錢!”
      “可是沒賣成!绷硪恢凰敝种,絞盡腦汁地組詞,“怕被、被府衙捉,就,就……”
      番薯說:“府衙沒捉!彼氩幻靼姿频膿狭祟^,“府衙說他們,他們是無辜的良民!
      “放屁!鳖櫳钆饓阂,“不知是何地府衙如此敷衍搪塞!你既然說‘我們’,必然還是有兄弟姐妹了?”
      番薯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我們都找娘,就是兄弟!
      顧深又問:“那他們如今都在何處?”
      番薯奇怪地四顧,說:“就,就在這里啊!
      顧深突然靜默,他嘆了一聲,摁過番薯的后腦勺搓|揉了一頓。
      “罷了!鳖櫳钫f,“跟老子走也成!
      
      朱掌柜上氣不接下氣,捋著肚子,聚精會神地撥著算盤,口中念念有詞:“耳朵脆生,五十金吧,欸,近來都有錢,抬高點也是成的。眼珠瞧著精神,不必滾油,就現挖現擺,配個菜花,看著喜慶,一顆三百金。年紀不小,但樣子精悍,該沒什么肥肉,一身勁道。稱斤沒多少,就按盤算吧。一盤……”
      賬面上突然滴溜溜地滾下一串金珠,隨著珠子雨似的掉,朱掌柜笑容越大,腿越打彎。他愛不釋手地攏著金珠,用一種親和、溫柔的語氣說:“客官,里邊請,里邊請!”
      朱掌柜抬頭仰看來客,喉中又掐出一聲短促的尖叫。他胸口怦怦直跳,雙掌捧頰,更加溫柔地說:“從前沒、沒見過您……”
      蒼霽倚著柜,笑道:“新來的,這兒地方大啊!
      朱掌柜忸怩地推著算盤:“大,特別大呢!客官您……”他不敢直視蒼霽,“您生得好啊,這臉可是照著誰生的?怎么這般俊!
      蒼霽說:“自長的!
      朱掌柜想擠出柜,腰身卻卡住了。他慌不迭地拔身,想親自帶蒼霽上樓。蒼霽卻示意不急,拋著金珠問:“適才聽你說話,夜里有什么寶貝嗎?”
      “有的!有的!敝煺乒窨ǖ媚樇t,他抹了把汗,說,“來了個人!夠開個小宴,您要也好這口,我緊著位給您空一個!”
      “多謝!鄙n霽又撒了一把金珠,“但爺要兩個位!
      折扇搭肩,凈霖從蒼霽背后晃出來。他神色淡漠,似有似無地睨過朱掌柜一眼。朱掌柜寒毛直豎,剎那間便窺得一點心驚膽戰。他本欲攀上蒼霽的手生生退回去,無處安放地抹拭在身上。
      “好說、好說!敝煺乒衽帜樚摪,“兩位樓上請!
      待他二人入梯,朱掌柜還卡在下邊冷汗不停;镉嬒胱,他卻自己一個屁墩坐在地上,他掏了帕子哆哆嗦嗦地擦汗,對伙計揮手。
      “去!快去!”朱掌柜說,“叫他們都藏妥,我憂心這兩人來者不善!
      蒼霽上樓時貼在凈霖后邊,他不經意般地問:“你嚇唬他做什么!
      凈霖拾階而上:“嗯?”
      “我還想再問一問!鄙n霽長腿一跨兩個階。
      “他心中有鬼!眱袅卣f,“自會害怕!
      “有鬼不稀奇!鄙n霽說,“稀奇的是此地各個都有鬼。我方才見此城街市嚴謹,與人城一般無二,便覺奇怪!
      人講究三六九等,街市屋舍分劃井然,非特殊不可僭越。但妖怪哪有這般多的規矩,明月樓挨著茅草屋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,管他什么高低貴賤。因為太拘于禮數,反倒讓蒼霽生出些怪異之感。
      “城是人城!眱袅睾祥T,“住的卻是妖怪!
      那這一城人去了何處?
      蒼霽移開腳下,說:“埋了?”
      凈霖略思索:“不論是埋了還是吃了,一城亡魂休說黃泉,靠北的分界司也該有所察覺。即便分界司不曾顧及,此地的掌職之神也該文書上報。食人之妖按律當誅,一經九天境覺察,這一城妖怪一個也活不了!
      “難怪!鄙n霽松懈地靠進椅中,后仰起來,“你我一進城便被盯緊,他們不是想吃,而是想殺人滅口!
      “顧深不會莫名到此!眱袅卣f,“其中定有緣故!
      “比起顧深!鄙n霽撩開衣袖,盯著方才朱掌柜摸過的地方,“他竟敢在我身上烙印!
      凈霖兩指滑過,蒼霽鱗片隱現。凈霖突然偏過頭,指腹貼著蒼霽的鱗片摸了回去。
      “你!眱袅孛奸g微皺,卻沒說出來。
      錦鯉的鱗片色澤略微沉暗,不再似最初的金紅招眼。隨著蒼霽修為漸長,凈霖偶然摸起來竟覺得不似魚鱗。那堅韌剛硬的手感追溯過往,倒像是他曾觸摸過的一般。
      蒼霽捉了他指尖,眸中閃爍:“你這般盯著我,想干什么?”
      “想燉湯!眱袅厥帐。
      蒼霽反倒伸長雙腿,邪性道:“鴛鴦鍋,同我一道洗嗎?”
      “好!眱袅啬抗獾嗔恐,“剮鱗下水,我動手還是你自己來!
      蒼霽一把扯下衣袖,罵道:“討厭!”
    插入書簽 

    作者有話要說:
    謝謝觀閱w



   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頂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现场